Article
0 comment

嘉欐專題●在巴黎品嘗一杯專業咖啡●巴黎新式咖啡館12家

我再也受不了,

當你去google巴黎咖啡」,出現的不是花神(Café de Flore)就是雙叟(Les Deux Magots)

google「巴黎甜點」,出現的不是Pierre Herme就是Laduree

明明巴黎咖啡館千千萬萬家,

網路上客觀的介紹很有限,

不是說「巴黎最好吃的馬卡龍」就是說「巴黎最有名的咖啡館」

不然就繪聲繪影說巴黎咖啡多難喝,很多雷之類的!

我覺得這樣說有失公平,

因為對巴黎來說「Café」就是一個類似餐館的概念,

所以請不要預期去巷口的簡餐店喝到多專業的咖啡!

總是有和我一樣熱愛咖啡的朋友們,

帶著朝聖的心情,戰戰兢兢問我:

「可以推薦巴黎必去咖啡館嗎?要好喝的!要專業的!!」

Voilà!Regardez ici!

以我小小的心得,幫對巴黎咖啡館有興趣的你整理了以下清單!

以後來巴黎不用怕踩地雷嚕!

[Read more]

Article
53 comments

嘉欐專題●台北不可錯過的咖啡館12家

014

近來越來越多大陸或香港的朋友問我:

「去臺北玩,有沒有非去不可的咖啡館?」

本來只是隨口挑幾家,但對熱衷咖啡的朋友老交代不過去,

這回我可是鐵了心,把前頭寫的文章又翻了一遍,

我想,我要介紹的這些咖啡館,

咖啡不一定最香甜,

環境不一定最豪奢,

但是這些咖啡館寫進了臺北人的文化,

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又或者是此時此刻,

不照著誰的模子走,單走臺北自己的調調,

也許有幾家年輕文青的,有幾家老故事的,有幾家屬於夜的,幾家未定格的,

這是一部份的臺北,介紹給對臺北咖啡館有興趣的你,

整理了這12家咖啡館的樣貌,筆記他,送給妳,

藉以閱讀整座臺北。

[Read more]

Article
1 comment

嘉欐專題●Bonjour!台北精選巴黎風咖啡館12家

039

想要做這專題很久了!也許是自己本身很喜歡慵懶的法式情調

所以寫這篇的時候總很不得全台北的法式咖啡館都收錄在裡面! 

但實在是心力有限,所以今天把這段日子以來的巴黎風咖啡館做個小小整理,

日後如果還有喜歡的,也會在這裡推薦給大家唷!

這裡的「巴黎風格咖啡館」,當然是以巴黎為主,另外也收錄了一些法國其他的城市,

或是看起來很巴黎的!(笑)

至於法式蛋糕或是甜點的patisserie,就不是這篇的重點了!這篇的重點在「咖啡館」!

希望你們會和我一樣喜歡巴黎浪漫的咖啡文化唷!

準備好了嗎?

[Read more]

Article
2 comments

嘉欐專題●母親節吃什麼?老少咸宜12家餐館不藏私推薦!

母親節又快要到了,大家訂好餐廳了嗎?

這裡嘉欐與大家分享幾間不錯的餐廳,至少對嘉欐媽來說評價頗為正面,

不管是法式料理、義大利料理、中式料理、異國料理、日本料理、吃牛排、吃海鮮都有介紹唷!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懶人包,廢話不多說,快來看看吧!

 

<法式料理>

054

[Read more]

Article
2 comments

嘉欐專題●台北工業風咖啡館哪裡找?精選12家

 嘉欐跑咖啡館好幾年了,這次總算有機會把喜歡的咖啡館分類一下,

不一定多專業,只是想要與大家分享一下這些日子寫文的心得,

把這些感動更直接地分享給大家!

就是俗稱的「懶人包」吧!

這次的主題是「工業風咖啡館」,日後有新的工業風咖啡館文章也會補在這裡,

每次的文末,則是其中最喜歡的一家,

不評比,只代表嘉欐個人的感覺唷!

008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週五讀書會。天香

001

天香   作者:王安憶

故事自明朝嘉靖年間,上海豪門申家開始,撰述天香樓女紅在三代間傳遞的景象。刺繡原本是貴族的消遣,技藝由申柯海的姨太太閔帶入申府,溫柔的鎮海太太小娥與柯海大太太小綢,小綢是個細膩有才的人物,領著申家女眷把「天香園」名號打得響亮。第二代以申潛的媳婦,自稱「武陵繡史」的希昭,更是把「天香園」推上一個意象層次,天工上增添書卷氣,天香園絕妙繡畫隨之洛陽紙貴。第三代的代表是昉女兒蕙蘭,蕙蘭是申府人,自小耳濡目染繡術,此時申家勢力日益衰微,陷入入不敷出確又豪奢成性的窘境,小綢對蕙蘭簡約出閣表示愧疚之餘,就讓「天香園」的名號讓蕙蘭帶走了;蕙蘭的先生張陛死後,張陞入贅妻家,張家頓時衰弭,無所依持的蕙蘭則靠著「天香園」的名號,接繡活濟日,後來動了惻隱之心私授技藝,申家關注卻也自顧不暇,直傳至希昭本著與蕙蘭的情誼默許了,自此,「天香園」的技藝遍地開花於民間。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週五讀書會。無鬼咖啡館

_MG_3650

無鬼咖啡館
作者:Yang

《無鬼咖啡館》以女媧當主軸,眾妖之首法力無邊的她,與她身邊發生的故事,情聚情去,前世今生。書中揉合了很多歷史故事,諸如:妲己與紂王、施夷光與范蠡、卓文君與司馬相如;傳說故事:精衛與灌愁海;文學小說:賈寶玉與薛寶釵、蒲松齡《聊齋》,也用了很多典故與詩詞,如:卓文君的<白頭吟>、晏小山的<思遠人>、《山海經》的精衛填海,甚至還有余憲忠的<等待是愛情的一種方式>與何韻詩的<癡情司>(這兩首歌我也好喜歡),太龐雜的題材,什麼都點到了,什麼都騷不到痛處,缺點是不夠深刻,如果用典了無新意,不如不談。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週五讀書會。海鷗‧櫻桃園 (下)

001

海鷗‧櫻桃園  契訶夫

<櫻桃園> The Cherry Orchard

麗媉波夫是個女地主,因為失去了兒子,決定離開這個世代生長的傷心地─櫻桃園,她帶著女兒與愛人長久居住在法國,她愛人是個渾蛋,花光了她所有的錢,最後把她拋棄,潛入別的女人懷抱,麗媉波夫無處可走,又積欠不少債務,只好回去她的櫻桃園。

故事從她回櫻桃園開始,結束於她把櫻桃園賣給商人羅巴金,櫻桃園將要蓋成商用別墅,櫻桃樹也將被移成平地,故事中的人物最終只有各赴各的前程,將來沒有誰能賭定,生命原來也是,如燭火般渺小的掠影。

[Read more]

Article
2 comments

週五讀書會。海鷗‧櫻桃園 (上)

_MG_2016

海鷗‧櫻桃園  契訶夫
<海鷗>
美麗的貴族女孩妮娜,讓嚮往創作的年輕人特列普勒夫著迷不已,而瑪莎卻愛著特列普勒夫。妮娜卻鍾情於才氣作家特利戈林,風流的特利戈林選擇了特列普勒夫的母親阿卡汀娜,卻也把妮娜搞出了一個孩子。妮娜漸漸被特利戈林冷落的同時,孩子也夭折了,她在城市裡追逐夢想─演戲,卻不是很順遂,家裡早已斷絕了與她的來往。這幾年中,瑪莎與小學老師梅德威丹科結婚了,雖然她還是迷戀特列普勒夫,好在梅德威丹科也百般容忍瑪莎,瑪莎就像她的母親一樣,嫁給一個沒交集的男人,貪圖著另一個男人。至於特列普勒夫,這幾年中也陸陸續續出了幾本書,有褒有貶,她仍愛著妮娜。多年後再見到妮娜,她仍堅強勇敢(或是無可奈何),就算遭遇到特利戈林的無情對待,妮娜仍愛著她,也許就像特列普勒夫愛著自己一樣。無法解套的感情問題,最後落幕於特列普勒夫舉槍自盡。

***
海鷗,是整個劇本的意象。
自從特列普勒夫獵了一隻海鷗,同時向妮娜預告自己有一天會那樣把自己殺了,獵殺海鷗對他來說是ㄧ個宣洩,呈獻給妮娜則是宣示,他用生命教妮娜正視自己。年輕人的愛情,總是帶著激情與狂妄。
而這隻海鷗被作家特利戈林看到,他把海鷗當作靈感。─故事的最後主角把女孩殺了,像這隻海鷗一樣,只因為他覺得沒有什麼事情好做。
─他的確把妮娜毀得徹底。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週五讀書會。第六病房

001

第六病房  作者:契訶夫

「至於我為什麼是醫生,而您是精神病人,這既與道德無關,也和邏輯無關,純粹是由於簡單的偶然性而已。」

─《第六病房》

我不覺得這是偶然性,我在想這背後肯定是個操弄。有人煽動,有人奔忙,最終有人得到利益。

當太嚴肅去討論生活的本質的時候,你要承認,你根本不會生活。

記得蔣勳說過:當一個藝術在國家級演藝廳被表演時,就表示他已經死亡了。我本來很有意見,但不能不否認有的東西要另外被保存,要有一個空間特別讓他有機會與人接觸。生活也是,把它放在思想的意識形態中,反而不會生活,一如邯鄲學步,反而不會走路。 那些你以為不會生活的人,卻也不一定比你更明白生命的痛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