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0 comment

大稻埕咖啡●鹹花生●花生不再文青了!改走日式小清新!

多年前,鹹花生還在師大商圈,

當時剛流行耍文青,有很多大學生涯,多半耗在那裡。

後來隨著拆遷,鹹花生搬去大稻埕,

鹹花生不文青了,取而代之的是日式小清新

很難與當時的小浪漫頹廢相連接,

反而像從自我意識中長大成人,

不再特意獨行未必就是與自己的路背道而馳,

而是懂得再細微一些、再體貼一些,

學習無缺,便是美好!

鹹花生咖啡館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197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咖啡●六號水門●應有盡有莊園豆,就是要讓你一喝成癮!

驟雨初歇,陽光突然從落地窗掃進咖啡館,

我坐在窗邊,突然感覺到「巴黎」來了,

原來那是一抹很專注的光線,清晰到可以逼視靈魂,

難得明媚的春光,搭配難得喝的到的專業莊園豆咖啡,

我要好好把它寫下來,這個被溫暖圍繞的時刻。

六號水門咖啡

台北市松山區塔悠路332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板橋咖啡●Merci cafe●屬於雨天的法式香頌

有時候,也是這種陰雨綿綿的雨天,

突然蔓延進來的濕氣,讓我渾身都不自在。

有時候,我們會選擇一家咖啡館,

兩個人撐起一把雨傘,漫步在蜿蜒的瑪黑區,

與其說為了一杯咖啡出門,不如說貪圖瑪黑區的雨景,

喜歡下雨天來杯手沖咖啡,心裡的陰鬱都被晾乾了。

Le pluie tombe à torrents. Merci de tu m’accompagnés

Merci cafe

新北市板橋區新民街7巷17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咖啡●La Chaudière Coffee樂初咖啡●啜飲一口靛藍色咖啡

午後陣雨說來就來,

我困坐在一間被靛藍包覆的咖啡館,

天漸漸暗下來,柏油路的濕氣一步一步逼近,

咖啡上桌前,先打了一個哆嗦,心想:來了。

雨天像是一位故友,幾天前的低氣壓就表明了來意,

隨著大雨將至,氣壓越來越低,每個人都露出了防備狀態,

而這時候我總喜歡呼吸一大口空氣,

再確定一遍:沒錯,真的來了。

La Chaudière Coffee 樂初咖啡

台北市松山區復興北路361巷6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板橋咖啡●光權●達人推薦假日必吃超澎湃早午餐

月初搬離板橋,不捨的程度不亞於離開巴黎,

總是,還沒意識到要離開就得抽身,

還有好多早午餐、咖啡館、Bistro什麼的還沒有時間去呢!

捷運板橋站後面,儼然要成為暨捷運府中站後,另一個早午餐、咖啡館的集散地,

開了愈來愈多家頗具特色的小店,也愈來愈熱鬧了!

光權咖啡比較特別,是間咖啡館,可以喝到專業的花式咖啡。

是間早午餐店,超澎湃的早午餐吃下去,明天還會想再來!

是間Bistro,板橋只有在這裡可以喝的到金嗓鳥奧地利精釀啤酒!

不管什麼時候去,都能感到放鬆,

尤其是晴朗的早晨,面向落地窗的高腳椅,

沐浴在陽光中吃頓早午餐,我想你也會喜歡這個提案!

光權 Kuang’s Bistro

新北市板橋區光正街32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大安●器 咖啡/珈琲●蛋糕咖啡茶與滿滿的日本陶器,器物生活家

要把「風格」營造好事一件不簡單的事,

雖然臺北咖啡店多不勝數,每一間都可以找到不同的變化,

但很多時候「風格」這種東西是很難明確界定的。

比方說,我把家裡佈置成北歐風,但其實地板屬於和風系列。

再比方說,如果有一天我買了一張鍛鐵的椅子,那就又搖身一變成為工業風了。

所以許多設計調和成混搭,倒也有各自的風味。

器珈琲並不全是日式風格,也融入了一些法國的元素,

讓節制中也增添了一些優雅的韻味。

器珈琲

臺北市大安區信義路4段30巷8弄7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松山●小草作●自栽手工茶飲/沒賣咖啡只賣茶飲

前公司離這不遠,

每回在隔壁麥味登買早餐時,

都會對小草作的落地玻璃窗多看幾眼,

裡頭綠油油地,餐桌被植物圍繞,

總是心想:要是有機會來這裡坐坐,一定很舒服!!

但下班的時間人家都打烊了!!

心想:明明都是餐飲業,怎麼人家這麼幸福!?

害我都想要投履歷了!!!(握拳)

小草作

台北市松山區延壽街175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北投●少帥禪園●優質美食與療癒泡湯+絕美櫻花老宅

少帥禪園總是寫滿了張學良與妻子趙一荻的愛情故事,

張學良嵩壽101歲中,有一半都在軟禁中度過,

他與原配于鳳至就是在此時非自願離婚,

與小秘書趙一荻結婚,事實上少帥風流,惹過的風塵何止5~6個?

而趙一荻卻始終愛著張學良一人,

我想,被軟禁的這段時間,可能是張學良最困頓的階段,

而,同時也可能是趙一荻最滿足的一段日子,

她終於得到了名分,她終於能以妻子,

而非當初與于鳳至約定好的秘書職常伴張學良左右,

在這裡,她努力研究著料理,讓張學良既能慰藉思鄉之情,

又能融入台灣飲食文化,

比方說,張學良愛吃石斑魚,趙一荻苦心研究了許多石斑料理,

成就了一道道充滿愛慕之情的料理,讓我很想把這裡喚做「愛妻廚房」。

坐在少帥禪園的餐桌前,少帥已不是主角,

主角是那個,終於,終於,得到幸福的女主角,趙一荻。

精心設計的菜單,每一口,都是細心呵護,真摯的愛。

吃得到幸福的料理,就在少帥禪園。

少帥禪園

台北市北投區幽雅路34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迪化街●阿嬤家咖啡●和平與女性人權館/女力咖啡

這是間刻滿一個時代女性歷史的藝文咖啡館

一杯咖啡帶給你的絕不僅是一杯咖啡,

而是歷史事件的認同與體驗,

慰安婦為題材,用當代設計美學詮釋歷史傷痛,

牆上佈滿象徵傷痛的摟空圓點,圓點的大小疏密堆疊成畫,

人生何嘗不是千瘡百孔?

可到頭來,誰又不曾真心盼望過,

最美地盛開過一次。

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256號

[Read more]

Article
0 comment

臺北松山●吉悅酒窖餐廳La Grande Vinotheque●2017西洋情人節大餐

當我在餐廳做甜點時,總有「替人作嫁」的感觸,

儘管做甜點是我的樂趣與生活,

卻還有許多如人飲水的苦衷。

情人節那天,卡布子去我工作的餐廳接我下班,

卻因為節日因素,下班時間硬是晚了1個多小時,

將近午夜,卡布子在車上訂好了隔天的情人節大餐,

還刷了一次上海之旅當做情人節禮物!

我知道後,上班累積一天苦水瞬間甘之如飴。

服務業最知道服務業的苦衷,

學習不再對餐廳評價太苛刻,

帶著感恩用餐,體諒細節,

就像品嘗情人為妳設下的晚宴一樣。

吉悅酒窖餐廳 La Grande Vinotheque

台北市松山區塔悠路317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