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 Widget

Hello there, this is a custom widget area, you can add anything here or in mollis est fringilla non. Vestibulum et felis lacus. Curabitur sed.

Blog Categories

Blog

Welcome to my blog

週五讀書會 雜誌

週五讀書會。天香

001

天香   作者:王安憶

故事自明朝嘉靖年間,上海豪門申家開始,撰述天香樓女紅在三代間傳遞的景象。刺繡原本是貴族的消遣,技藝由申柯海的姨太太閔帶入申府,溫柔的鎮海太太小娥與柯海大太太小綢,小綢是個細膩有才的人物,領著申家女眷把「天香園」名號打得響亮。第二代以申潛的媳婦,自稱「武陵繡史」的希昭,更是把「天香園」推上一個意象層次,天工上增添書卷氣,天香園絕妙繡畫隨之洛陽紙貴。第三代的代表是昉女兒蕙蘭,蕙蘭是申府人,自小耳濡目染繡術,此時申家勢力日益衰微,陷入入不敷出確又豪奢成性的窘境,小綢對蕙蘭簡約出閣表示愧疚之餘,就讓「天香園」的名號讓蕙蘭帶走了;蕙蘭的先生張陛死後,張陞入贅妻家,張家頓時衰弭,無所依持的蕙蘭則靠著「天香園」的名號,接繡活濟日,後來動了惻隱之心私授技藝,申家關注卻也自顧不暇,直傳至希昭本著與蕙蘭的情誼默許了,自此,「天香園」的技藝遍地開花於民間。

***

《紅樓夢》與《天香》比較

看這本書的時候,不由得拿它與《紅樓夢》相比,如此江南豪奢巧奪天工的園林大宅,卻已開到荼蘼,從鋪張到蕭索,繡畫從閨中消遣,變成家族經濟唯一支撐,中間無奈,不言可喻,人事興衰表露無疑。但它好歹是將美好技藝流入凡間,像孔子把王官之學帶入市井,像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偷火濟人,不像《紅樓夢》什麼也沒留,走得真乾淨,《天香》相較而言入世多了。

 

我一直很想比較這三代中流砥柱的人物:小綢、希昭與蕙蘭。

若拿《紅樓夢》的角色來比擬,小綢類似元春與王熙鳳,希昭類似寶釵,蕙蘭類似湘雲吧!

 

愛情

不似寶釵終身誤,希昭的婚姻在三人中間,算是最順遂的ㄧ個。小綢老早就因納妾問題與丈夫鬧翻,她個性潑悍,像熙鳳,死活不原諒柯海,抱恨終老。希昭則是兒子甫滿半歲丈夫即卒,生前生後兩人的感情都是淡的。

 

柯海愛小綢,若不是這樣玉碎瓦全的小綢,也不會是他魂牽夢縈人。但就是如此剛烈的個性,才鑄成近不能合,退不能忘的尷尬局面。愛情有時候變成一場拉鋸,你愛的那個點,正巧就是那個讓你們無法靠近的牆,該怎麼取捨呢?

小綢也算是命好的ㄧ個,沒活到家族淪亡之秋,身故後申家應聲瓦解,若元春一樣,也算功德圓滿。

 

相較於小綢與柯海的波濤洶湧,蕙蘭與張陛可真是泛不起一波浪花,張陛是么子,媽寶一個,跟媽寶能有什麼轟轟烈烈?張陛想念蕙蘭的時候會嗅她枕頭,他一直在學習怎麼當個丈夫,但沒學成就死了。兩人的孩子剛滿半歲,蕙蘭一肩扛起整個張家的生計,她大嫂陸家的原意為蕙蘭改嫁,蕙蘭不肯才作罷,從此不相來往。

陸家的是有錢賈商,過不慣窮日子,看張家潦倒,就意回娘家,索性把張陞入贅,張陞從此不讀書,幫忙生意去了。若不是陸家的,也彰顯不出蕙蘭的剛烈,這也許就是商人與文人的差異吧,文人總喜歡拿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困住自己,只為了死後多留一些所謂的面子。

 

希昭與潛算是最登對的,除了潛中途離家出走跑去學南曲,遇上俊再,兩人似知音又似龍陽之癖,總之他還是回家了,從媽寶的境界提升至「妻寶」,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到底就賴下,也算是如膠似漆、鴛鴦壁合了。

 

友誼

小綢與小娥(鎮海媳婦)

鎮海媳婦一走了之,留給小綢那塊空,怎麼也補不上,故人的相貌已經模糊,可那塊空還在。

小綢這輩子最要好的知己非鎮海妻小娥莫屬了,才會在小娥過身後,與閔連手繡出豔到慘處的絕品,與小娥下葬。

小娥的形象有如女神秦可卿,若不是她化解小綢與閔的心結,也不會「擦槍走火」誕生了「天香園」。

 

希昭與蕙蘭

蕙蘭的母親,彭家嫁來的,連名都沒有,渾身沒記點,對家族來說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沒啥作為,自然也沒有什麼分量,所以蕙蘭受惠娘家,絕大部分是憑希昭的本事。姑嫂兩情同母女,義同姊妹,輩分上是兩代人,默契上卻是相當深厚的。

最辛苦的就要算是蕙蘭了,一路看著家族從極盛走向衰微,嫁入張家,又是樹倒猢猻散,不得已把娘家的名號「天香園」拿出來賣,賺了幾年的存款,又為了贖阿暆出獄,全都擲上了。這中間希昭一直都是出力最多的人,也是她默許蕙蘭收徒,種下了天香繡品遍地開花的伏筆。

 

***

★嘉欐摘佳句

想想少時苦讀,一心求功名,不曾想功名是用來做如此無滋無味的事,可不無聊得很。

古製所以消泯,全因為偷懶,能少一道工序就少一套工序,一道一道少下去,終至全無,大約周禮就是這樣潰散的。

 

對人的描述也十分傳神:

夫人秉性強,凡事不向人求,其實是內耗,最終將心血一點點耗盡。

 

對事件的描繪,情語與景語的應用方法:

有濕漉沁涼的齍粉撒了一頭一身,天地全都搖曳一下,瘋和尚的水舀子正向她們近來,背著亮,只看得見和尚長大的身影,攜了一片陰涼,四周暗一暗,從她們身邊過去了。

短短一句話,描寫遇到和尚這樣簡單一件事,沒有一個「遇」字,寫冷,世界都抖了一下,妳自己在抖的時候,和尚走過身邊,光影在他身上變化,對這視角來說這是一個大逆光,不可逼視,被影子罩住顯得格外渺小、狼狽,擦身而過瞬間是最暗的時候,也是自我最被壓抑的時候,不由得涼上加涼。事情的本身是一段段蒙太奇。

 

***

最後要總結一下《天香》,筆法精妙,描繪生動,如果你愛《紅樓夢》,千萬不可以錯過《天香》。如果說《紅樓夢》是黃昏進入黑夜之像,《天香》就是天際透出一點點晨曦,一點點光亮,那個片刻…。

 

004

003

002

博客來網路書店   《天香》點此
金石堂網路書店   《天香》點此

 

更多關於嘉欐

 <好書推薦>

週五讀書會。海鷗‧櫻桃園 (下)

週五讀書會。海鷗‧櫻桃園 (上)

週五讀書會。第六病房

週五讀書會‧人間喜劇

週五讀書會‧他方之夢

週五讀書會‧京都西大路通殺人事件

週五讀書會‧血色童話

週五讀書會‧質數的孤獨

週五讀書會‧鹽的代價

週五讀書會‧撒哈拉歲月

You Might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