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1 comment

週五讀書會‧蘿莉塔

1851614069

蘿莉塔

作者: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記得從前聽蔣勳的課程,有句話讓我記憶猶新,他說:美必須合乎道德,否則就是俗濫了。

這篇故事主要是描寫一個病態、亂倫的事件,以唯美接近綺幻的描繪手法,企圖說服讀者,使之陷入一種偋棄道德的純粹審美中。以第一人稱,我就是韓伯特,法國人,幼年時母親離奇死亡,雷擊。(的確很法式)年少時光多是孤獨的,又因小情人安娜貝兒突然死亡,栽了他對於幼女畸戀的幻想。後來他愛上了蘿莉塔,為此娶了她守寡的母親夏綠蒂,某天夏綠蒂發現他對自己女兒的企圖,慌張與痛苦出門寄信,死於意外交通事故。韓伯特終於可以佔有蘿莉塔,他們遊歷了美國一周,花了一年的時間,期間他們瘋狂做愛,那是韓伯特的夢幻之旅,他們之間的關係究竟是父女?情人?還是朋友?在這曖昧不可挑明的分際裡,卻有好像什麼也不是,這樣的空洞蜷伏在幼小的蘿莉塔心裡,對於肉體與心靈的壓榨讓她痛苦萬分,也忌妒同儕與家人之間和睦的親情,她要的不是韓伯特的愛,或是他給的物質上寵幸,她要的韓伯特身上沒有,韓伯特身上有的,都是骯髒的。蘿莉塔在一次的旅行中離開了韓伯特,接濟她的Q年紀不比韓伯特小很多,對她而言是個哲學家,什麼都好,除了抽菸、酗酒,除了熱衷變態式性愛,有天Q拋棄了她,原因是她不願接受參與拍攝集體性愛的影片,她認為,她愛Q,她只屬於Q的。後來她和一個工人狄克在一起,兩年後瘋狂找尋蘿莉塔韓伯特收到了她的來信,信上說她結婚了,即將臨盆,需要錢與丈夫一起離開美國,赴阿拉斯加,她需要旅費。韓伯特籌措了所有的資金給蘿,她18歲,已經不是他心裡的小魔女典型,但他依然愛她,日漸滄桑的她,她拒絕回到韓伯特身邊,在沮喪痛苦,與迷惘漫漶中,韓伯特殺了Q,後死於囹圄,蘿莉塔聖誕節也因難產去世。

顏色鮮明的一部小說,想要逃離這詭譎的意念發生,卻又被哀艷濃烈的文字吸引,被作者偷偷摸摸地同化,畢竟我們相信愛情,故事所歌頌的還是愛情,就像酷兒文學,最初僅是小眾市場,像是《藍宇》、周芬伶的《汝色》,手法莫不濃艷而恍惚,用病死的文學低姿態來說服你,所以這樣的畸戀絕不是罔然,反而成為一種包裝。文學的意義就在於說服別人,問題就在如何去說服別人。

而我認為蘿莉塔的形象在於青春與對性愛的期待,就是這一點點的先覺而已。

故事重要的人都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人,後來蘿莉塔本身形象被自己打碎,蘿莉塔也不是蘿莉塔了,這巧妙的手法讓蘿莉塔定型了,她就待在那裡不會成長,於是愛情很容易就成為永恆了。在千千萬萬人心中蘿莉塔的形象已完型,不再掩飾心裡對於少女的幻想,蘿莉控,或是cosplay紛紛出爐,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詮釋,無須閃躲。

 

 

 

 

 

1 Comment so far

  1. 你文章寫的好好!喜歡你的文章!歡迎你來我的網站看看喔!

    Reply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